首页 > 案例 > 空间设计
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
来源:非常设计师网 阅读:(160) 评论:(0) 收藏:(0)

案例空间:办公 案例风格:现代 房屋面积:90-150平米
  设计团队:张雷、孙浩晨,姜大伟,张仪烨

  设计公司:目心设计

  项目地址:上海市,普陀区

  项目类型:办公设计

  设计内容:室内设计

  建筑面积:96㎡

  设计时间:2015.12-2016.1

  施工时间:2016.1-2016.4

  摄影:张大齐

  我们想要研究的实际上是很简单的形象,那就是幸福空间的形象。在这个方向上,我们的探索可称作场所之爱(topophilia)。

  ——加斯东·巴什拉《空间的诗学》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
  列斐伏尔不厌其烦地强调,空间是政治性的,任何空间都置身于权力关系网之中,几乎所有的空间无一不成为权力的角斗场。

  每一空间形象,皆以其中的人、物与空间产生的社会活动及其关系为基础。正如列斐伏尔不厌其烦强调的那样,空间是政治性的,任何空间都置身于权力关系网之中,几乎所有的空间无一不成为权力的角斗场。这一点,在办公空间中显得尤为突出,典型的办公空间充塞着由快节奏带来的紧张和压力:标准化的构件和家具以及千篇一律的空间构成,非但对减缓这种场所特质毫无助益,反倒以象征化的方式增强着这一特质。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
  于是,如何弱化和平衡办公空间此种令人不悦的传统特质,就成了本方案设计的起点所在。对此,我们采取的策略是在其中引入居住空间的若干要素。要知道,居住空间有着与办公空间截然相反的形象,它是放松、私密、静谧和个人化的。这不但意味着在办公空间的设计里引入某种“慢生活”的理念,从而打破一般办公空间里那种过于直接、冷漠和压抑的空间关系;也意味着需在完善办公使用功能基础上,重新对空间关系进行设置,营造出居家空间所具有的委婉、舒缓的氛围。我们对两种不同空间的关系之间的打破和重新布置,并在二者间寻求一个新的平衡点,也可以说是对于空间关系模式的创新尝试。

  相对周围的沿街商业办公区域,这个郁郁葱葱的办公室犹如沙漠里的一颗橡树。穿过东南入口的一片室内“竹林”,挑空的公共休闲区域,沙发、茶几、吧台、落地窗给人一种“宾至如归”的感觉。另一方面,1层的独立办公区域被隐藏在植物后,办公区视野尽端为精心营造的室内景观。会议室则被安置在最深处,整个空间强调了温馨的生活理念,而弱化办公空间的紧张性和冷漠性。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
  大片的透明玻璃以及白色墙体,不仅加大了空间的采光性,还使整个空间通透而富有层次。二层的“桥”不仅作为视觉焦点的作用,还与一层垂直生长的竹林,成为办公空间里的另一处错落有致的秘密庭院。

  一、二楼的空间通过轻薄的楼梯连接,水泥、木、金属组成空间之间独特的对话,吧台与楼梯之间的结合也是“看似随意”的精心设计。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“慢办公”的空间诗学/目心设计研究室
  通过这个项目,我们将传统的办公空间关系进行打破与重新设计,以满足现代办公人际关系对空间新的需求。而鉴于项目客户的工作特点,打破团队成员之间较为生疏的壁垒,提高团队的凝聚力,通过“慢办公”营造家庭氛围,更是本案设计的起点与归宿。用巴什拉《空间诗学》的话说,我们似乎已经在用“场所之爱”去营造办公的“幸福空间”(felicitous space)了。



转载申明:非常设计师网所有设计案例图片、文字版权归项目方案设计者所有,禁止商业转载和应用。
非商业转载请注明来自:非常设计师网。
summary: "{$string}",